廣州專業進出口報關、保稅區倉儲、運輸
一步到位,全程服務,攀越一切貿易障礙

消費者直接到保稅區買真酒,葡萄酒傳統渠道咋整?

2017-06-06 10:27來源:廣州保稅區一日游黃埔保稅區進出口報關作者:廣州保稅區一日游黃埔保稅區進出口報關網址:http://www.jfzjfk.tw瀏覽數:86

隨著保稅區如雨后春筍一般在全國各地大大小小的城市開花,加上不少保稅區開始涉足進口葡萄酒的保稅業務,竟對傳統渠道產生了不小的影響——二批商和終端門店開始直接越過經銷商到保稅區拿貨,因為這樣更加方便便宜。


更有甚者,利用保稅區開設的商城,開始直接針對終端消費者,把進口葡萄酒分銷賣給當地市民,價格僅僅是分銷渠道的同類產品的四成到六成。


葡萄酒保稅模式本是渠道內的事兒,對渠道本身卻產生了沖擊波,對一些酒商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那么,保稅區直銷模式對傳統渠道的沖擊究竟是大是小呢?


多個口岸出現保稅葡萄酒


保稅港區與綜合保稅區,在十年前可以說僅僅是沿海地區的專利,且主要分布在上海、廣州、深圳、天津、寧波幾座一線城市與大型港口城市,保稅區資源非常稀缺。


但從2005年以后,海關總署在中國多個城市連續批復保稅區,其中還包括重慶、鄭州、成都、西安、太原等內陸城市,甚至江西贛州、河南焦作、江蘇南通、內蒙古赤峰這些地級市也陸續出現了綜合保稅區。此外,上海、寧波、蘇州、重慶等城市還出現了一城多個保稅區的情形。


隨著保稅區的逐漸增多,以及近幾年中國消費者對進口產品需求量的增大,中國一些進口葡萄酒貿易商也開始利用保稅區的優勢政策進行保稅倉儲。如今,大型進口商將進口葡萄酒存貯在保稅倉,已是再普遍不過的事情。許多物流公司還在保稅區建設了專門用于存儲葡萄酒的恒溫恒濕倉庫。


這樣做,不僅僅可以通過保稅的方式減少企業的資金占用,也讓葡萄酒進口商的業務更為下沉。從數據上也能看出,目前多個中小型口岸以及內陸口岸開始出現葡萄酒進口業務,且發展得有聲有色。打破分銷渠道。


沿海地級市成口岸,沖擊傳統渠道


保稅區的增多與下沉,帶來的是進口商的渠道下沉,這讓曾經的縣一級銷售商、煙酒店不僅僅局限于從區域經銷商手中拿貨。日前,某全國招商酒業公司的經理到沿海一些地級市招商,卻發現自家在上海口岸清關的產品,價格競爭力出現不足。


究其原因,則是這些沿海地級市建立了保稅區,并引入了葡萄酒進口貿易商在當地口岸進口并保稅,葡萄酒從歐洲、澳大利亞運輸至這些小口岸,成本并不高。當地煙酒店直接到保稅區與區內進口商對接,不僅方便,拿貨價也更低,不像通過傳統渠道,拿到的商品夾雜著多層分銷渠道的成本。選擇前者,這些小型經銷商從而也可以獲取更多的利潤。


中小型保稅區沖擊傳統大港


中小型保稅區除了影響內陸、地級市原有的葡萄酒分銷體系,也有可能與傳統的大型口岸形成競爭。近兩年在全國市場做得風生水起的澳洲天鵝釀酒集團,所有酒品均放在張家港保稅區進行保稅。


該公司董事長李衛告訴記者,在張家港保稅的最大原因,還是因為便宜!“張家港的位置還算有區位優勢,靠近上海。我的貨物到張家港,需要在上海轉內河船,每個柜估計成本會增加1000元左右。但張家港保稅區給了我極好的優惠政策。我的產品到貨以后,倉庫可以給我們免費倉儲很長一段時間,超過時限才開始收費。我只要在這個時限內清關,都不用繳納倉儲費用。此外當地也給了我們一些補貼政策。這些優惠政策可以將多出來的一點點運輸成本輕易覆蓋。我們完全可以承受。”


當然,李衛也指出,張家港保稅區在清關后,發往全國的物流確實不如上海等地的那些大口岸方便,費用、服務的劣勢都比較明顯。“但是大家合作時間那么長,也都比較熟了。加之張家港不是一個大口岸,當地辦事人員對我們葡萄酒企業的重視程度也比那些大口岸高得多,服務都很好。有什么事情大家要協商起來,解決得也都很快。”他進一步解釋到。


保稅區自建直銷終端


通過記者走訪,發現不少保稅區門口,都建立起了針對消費者的保稅區直銷終端。據記者了解,目前廣州、寧波、廈門、重慶、成都等多個城市的保稅區都建立了進口葡萄酒與進口食品的終端零售商場。雖說消費者在這些商場中購買的商品仍是清關含稅的,但由于入駐商場的都是區內保稅企業,消費者通過他們購買到的進口葡萄酒,只是“到岸價+增值稅+消費稅+利潤”,無中間環節之層層加價。


不過,一些在保稅區開店的商家在直銷的同時,同時具備分銷功能。最早入駐廈門象嶼保稅區經營葡萄酒企業之一——廈門偉達酒業就遇到這樣的問題。該公司總經理薛德志就告訴記者,保稅區直銷是雙刃劍,賣低了,分銷商有意見,怕沖擊價格體系,賣高了,對消費者缺乏吸引力。但他仍然指出:“有一些小型酒商仍然敢于這樣做。保稅區直銷模式,對一些新公司而言更容易炒作,因為他們沒有傳統渠道束縛,更容易采取這種模式。對于一些直銷或者電商模式的公司也比較容易展開。”


薛德志告訴記者:“廈門象嶼保稅區進口酒直銷對廈門當地葡萄酒市場有影響。在所有保稅區里,象嶼是距離市區最近的一個,而廈門市很小,市民可以很方便地到保稅區購酒。但是廈門的政策相比寧波而言,不夠寬松,有時候要管,市民購酒有一定限制。”寧波保稅區著手設立進口產品直銷中心已6年之久。據悉,進口葡萄酒交易中心總面積達22000多平方米,進入集散中心的有法國、智利等12個國家的130多家酒莊,涉及400多個葡萄酒品種。


寧波永裕集團總經理謝建江介紹,他們的交易中心除了搭建平臺,讓經銷商直接與海外酒莊與酒商對接,成為進口商,自己僅作服務以外,自己進口的產品則統統不會進入傳統分銷渠道,只在交易中心面對終端消費者進行直銷。以此區分,不去影響傳統渠道客戶的利益。“直銷中心的葡萄酒,會比傳統渠道同檔次商品價格便宜3-5倍。故此舉在寧波當地愈發被市民熟知,不少消費者會開車赴直銷中心購買葡萄酒。”謝建江說道。這些現實狀況,無疑會對廈門和寧波當地部分通過傳統渠道進貨的經銷商形成一定沖擊。


盡管如今全國多個省份都成立了保稅港區與綜合保稅區,其中亦有多個口岸涉及了進口葡萄酒保稅業務,有些口岸也雄心勃勃,希望將進口酒與進口食品業務做大。但由于一些口岸深處內陸,不靠大江大河甚至不靠機場鐵路,區位優勢與交通優勢并不明顯,保稅成本很高。能否大批量吸納客戶入駐并形成氣候,尚屬未知數。


傳統渠道酒商如何應對?


葡萄酒保稅業務與保稅區直銷產品如雨后春筍的在全國各地開花,做全國招商的傳統葡萄酒商,又該如何應對?


目前在全國市場都做得風生水起的廈門豐德酒業總經理武永磊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第一,品牌化運營。保稅區直銷的葡萄酒,有的的確比通過傳統渠道到達消費者手中的同檔次葡萄酒便宜。這對許多單純作粗放型貿易的渠道商的確沖擊很大。因為這二者的消費者重疊——都是只追求原瓶進口和低價的消費者。而走品牌化路線葡萄酒的公司,面對的目標客戶則不但追求原瓶,還會追求好喝、追求牌子貨。加之國際知名品牌擁有更高的附加值,也會與許多保稅區直銷的葡萄酒產品有所區分。


第二則是渠道下沉,服務跟進。現在是一個碎片化時代,的確會有許多沿海中小城市的煙酒店老板發現自家門口有保稅葡萄酒后,直接去保稅區拿貨。畢竟這樣更靠近渠道的供應端,拿的貨更便宜,利潤也會隨之更高。

“如果你是基于這種考慮,那我們就會讓渠道更下沉,讓業務員也深入縣級市場,經濟發達的小城市甚至深入鄉鎮市場,幫助經銷商做活動出貨。讓當地經銷商可以接觸到同樣層級的供應端,可以以高一點點的價格,甚至相仿的價格拿到品牌化運營的商品。”武永磊告訴記者。


 歡迎瀏覽攀越國際貿易官網http://www.jfzjfk.tw,咨詢廣州進出口報關報檢、黃埔報關、南沙報關、廣州保稅區倉儲、廣州保稅區一日游、珠三角廂車拖車運輸、全球門對門貿易服務、代理國內國際海運空運、代理中歐班列鐵運等業務,請致電24小時直線:020-82214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