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專業進出口報關、保稅區倉儲、運輸
一步到位,全程服務,攀越一切貿易障礙
圖文展示

020-82224799
QQ:3002789268

相依61載 廣州城與廣交會情緣深幾許

2017-04-14 17:45來源:廣交會廣州進出口黃埔報關作者:廣交會廣州進出口黃埔報關網址:http://www.jfzjfk.tw瀏覽數:38

琶洲展館很大氣,即將到來的121屆廣交會正密鑼緊鼓布展中 金羊網記者陳秋明攝


追尋舊跡探問新計


廣交會四次易址,廣州也得以一次次成長……“第一展”如何繼續穩健走下去?城中有識之士各抒己見。


121屆廣交會本周六將在琶洲展館開幕。本期《經典日歷》我們致敬廣交會。1956年,一場全國性的出口商品展覽會在廣州舉辦。此后,這一展會被冠以“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之名年年舉辦。這就是廣交會。


在改革開放前,廣交會是中國對外貿易的唯一窗口;改革開放后,其不再是“唯一”,但依然維持著“中國第一展”的繁榮,被譽為中國外貿的風向標和晴雨表。


廣州這座城,與廣交會相依相伴。四次易址,讓廣州一次次成長。流花湖畔、琶洲江邊,這些曾是廣州近郊的地方,因廣交會的落戶逐漸成為城市的中心。除了展會本身,每年春秋兩季會期,是一些廣州商家賺得盆滿缽滿的好時節。


走過61年的歲月,廣交會值得被致敬!


今昔對話


相依相攜,廣州城和廣交會一起成長


“在文化公園里掛個橫幅就開始了。”廣交會第一代外貿業務員梁永淞,此前接受羊城晚報記者采訪時,介紹了廣交會及前身的艱難起步。


“1956年,廣東省外貿局向中央建議,在廣州舉辦一次全國性的中國出口商品展覽會獲得批復同意。”據《廣州城記》記載,這場1956年在流花地區原中蘇友好大廈舉辦了兩個月、匯集了當時我國主要出口產品近萬種的交易會,吸引了數十個國家和地區代表團來訪,累計5000萬美元銷售額。


1957年4月25日,這個被指示“要繼續辦下去”的交易會,被冠以“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開辦。這屆交易會也被正式定為“第一屆”。從此,這個一年春秋兩季在廣州舉辦的“第一展”,揚帆起航。


可以說,廣州城與廣交會是一起長大的。兩者的情緣,我們仍然借由代表老廣州的“昔昔”與代表新廣州的“今今”兩個人物的對話,來窺探一二。


今今:廣交會在廣州的會址,多次易址。每一次廣交會“搬家”,廣州也因此成長。


昔昔:是的,頭兩屆的廣交會都在流花地區的中蘇友好大廈舉辦,第三屆則搬到海珠廣場旁的僑光路陳列館舉辦。1958年秋交會,周恩來總理關注廣交會館址問題,“展館太小了,應建一座大館”。于是廣州花了9個月的時間在海珠廣場另一頭的起義路又建設了起義路陳列館。可惜這兩個館加起來很快又不夠用了,1968年廣交會“借用”了草創地文化公園的誼園作補充展區。由此可見,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廣州的建設中心在海珠廣場和文化公園一帶。


當然,這個“家”還是太小了。上世紀70年代初,流花路展館在中蘇友好大廈附近開建,1974年3月總建筑面積達18萬平方米的流花展館建成馬上投入使用。這個“家”連同廣州火車站、改擴建的東方賓館、新建的中國大酒店等建筑,合組羊城八景“流花玉宇”,讓流花地區由近郊迅速走向繁榮。


今今:流花展館這個“家”讓廣交會“住”了29年。可我們的對外貿易持續增長,18萬平方米還是“小”了。


昔昔:是的,后來廣州又想辦法給廣交會找新家了,這回瞄準了珠江邊當時同樣是近郊的琶洲地區。至2002年,首期建筑即達37萬平方米,總投資達37.09億元的琶洲展館落成。2003年秋交會起,廣交會同時使用流花和琶洲兩個館,至2008年秋交會起,廣交會整體遷入琶洲新館舉辦。流花展館,結束了34年的廣交會使命。可以說,廣交會不斷給廣州造“新城”。


經典場景


春秋兩季,“廣交會現象”在你身邊


廣州城與廣交會息息相關,廣州人也與廣交會息息相關。這些“廣交會現象”,身為廣州市民的你一定再熟悉不過了——


酒店機票火爆:每年春秋兩季廣交會,廣州的酒店價格總會漲到一年中最高的時候,龐大的入住需求刺激著價格走勢。與此同時,期間機票需求也會緊張,價格隨之上漲。


大小商家迎賓:每當廣交會進行期間,廣州各大商戶樂于懸掛“歡迎×××代表團入駐”的橫幅以顯示自己與廣交會的密切聯系。如果你持有采購商或參展商的證件,你在廣州“買買買”,大部分商場都會給予打折優惠。不少大型連鎖食肆也對廣交會參會證件持有者有價格優惠。


全城交通動員:廣交會期間因聚集大量客流,廣州交警部門會在廣交會期間全員上崗疏導琶洲交通,力保展館周邊交通順暢,并滾動發布即時路況。


城事眾議


走過61年,她如何繼續繁榮下去?


走過61年,一個“廣”字詮釋了廣交會與廣州這座城的密切關系。廣州城中不少學者認為,廣交會與廣州,兩者發展密不可分。


廣州市社科院高級研究員談錦釗認為,國家選擇廣州作為“第一展”的舉辦地,和廣州這座城市的歷史定位不無關系。“千年商都,常年是對外開放及對內交流的交匯地。”暨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中國城市規劃學學會會員胡剛認為,廣州和珠三角的制造業發展也離不開廣交會的影響,制造業外貿企業在廣州及珠三角的發展,離不開廣交會提供的信息及貿易支撐。“廣州許多酒店、商場、飯店、道路、機場、高鐵……皆因廣交會的需求而建設或擴建”。


“可以選擇的展會,現在比過去多了。”從2001年起就帶領自己的玩具企業參加廣交會的企業家羅先生表示,如今不少專業展會的興起,如專業的玩具展,一定程度上分薄了企業參加廣交會的精力。官方數據透露的廣交會交易額下降,已可反映這種現象。


“要從宏觀上去解讀這種下降。”胡剛認為, 1957年第一屆廣交會的成交額達到當年全國外貿業務份額的45%。踏入近年,廣交會的交易額只占全國外貿業務份額中較低的比重。他認為這反映了其他途徑進行外貿的比例增加,側面也反映了一家獨大的局面被打破。



“我們一直處于共存的關系,而不是對立面。”在一家國際電商平臺工作的黎先生表示,他所服務的電商平臺,今年還會一如既往參加廣交會,“電商賣的東西也是從制造業和貿易商處獲得的。”黎先生指出,通過廣交會搭建的平臺,電商可以面對面與貿易伙伴洽談,這點很重要。


走過一甲子的廣交會,如何繼續繁榮下去?談錦釗認為,廣交會姓“廣”,展會和廣州本地深度交流融合是至關重要的。“不能僅僅辦個商品交易會,可以融合其他資源。”他指出廣交會應與廣州的旅游、文化等資源相結合,甚至直接把這些資源搬入展廳。


“可能不少廣州本地市民,都沒有進過廣交會吧。”羅先生表示,目前想以買家身份進入廣交會,門檻還是高了些。羅先生認為廣交會吸引力依然很大,他建議適當降低門檻,讓更多中小企業甚至個人進入會場。


“廣交會是國家的一張名片,也是廣州的一張名片。必須繼續辦下去,必須繼續辦好。”胡剛說。


  歡迎瀏覽攀越國際貿易官網http://www.jfzjfk.tw,咨詢廣州進出口報關報檢、黃埔報關、南沙報關、廣州保稅區倉儲、廣州保稅區一日游、珠三角廂車拖車運輸、全球門對門貿易服務、代理國內國際海運空運等業務,請致電24小時直線:020-82214316